闲话西伊大

闲话西伊大

 “天生丽质难自弃,养在深闺人未识。” 西伊利诺伊大学,英文Western Illinois University,简称西伊大。除了西伊大,美国还有东伊大(Eastern  Illinois University)、南伊大(Southern Illinois University)和北伊大(Northern Illinois University) 。东南西北都全了。这四所大学可以并称为美国伊利诺伊公立大学系统的“四姐妹。” 虽然她们共同代表了美国公立大学的高水平,但毕竟不如美国最顶尖名校来得高大上,而且由于地处相对偏僻的中西部,媒体曝光也少,长期以来不为国人和海外华人所熟知。本人在西伊大执教四年,前不久又被聘为学校的国际招生大使(Faculty Ambassador for International Recruitment)。招生大使当然不能对西伊大在中国地区的推广漫不经心。鉴于此,当然得写点什么,即使有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之嫌。此博文转自本人前不久发的原创微信系列文章《闲话西伊大》。文章尽量实事求是,当然难免也有错漏之处,请留言指正。

西伊大标志性建筑Sherman Hall/By Yong Tang

西伊大标志性建筑Sherman Hall/By Yong Tang

西伊大校园一角/By Yong Tang

西伊大校园一角/By Yong Tang

建校于光绪25年

西伊大,官方网址www.wiu.edu,建校于1899年,也就是光绪二十五年,戊戌变法的第二年。变法维新失败,中华帝国奄奄一息,而太平洋对岸一个年轻的超级帝国正迅速崛起,“美国世纪”呼之欲出。美利坚国力日盛,离不开教育。1850年之后,大批赠地大学应运而生,高质量的公立大学蓬勃发展,私立大学独霸天下的格局难以为继。在这样的背景下,西伊大诞生了。

经过百年风雨洗礼,伴随伊州和美国国力日增,西伊大也由当初一所籍籍无名的师范学校发展为今天享有世界声誉的综合性大学 。《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大学排名最权威影响最大。在该杂志2015年的最新大学排行榜上,西伊大赫然列在中西部大学第39名中西部公立大学第10名。过去10年里,该杂志和《普林斯顿评论》一道连续将西伊大评为美国“中西部最佳大学”(Best Midwestern Colleges)。

西伊大拥有两个校区,学生近1. 3万名,全职兼职教授750多人,专业70多个,分布在艺术与传播学院、人文与科学学院、商业与技术学院、教育与人类服务学院等四大专业学院。授予的学位从学士、硕士到博士。这样的体量可以说是中等,不大也不小,好比是艘“战列舰”。之所以说西伊大不大不小,是因为美国有不少大学堪称“航空母舰”,学生动辄上四五万人,也有不少大学只有一两千学生,好比“独木舟”。

西伊大招待校友的地方Alumni House/By Yong Tang

西伊大招待校友的地方Alumni House/By Yong Tang

7任总统曾光顾大学城

西伊大设在伊利诺伊一西部大学城。说是大学城,其实就是小镇,常驻居民两万人。小镇最早名为华盛顿,后来为纪念独立战争的英雄Alexander Macomb将军更名为Macomb,这里姑且翻译为小马镇。马镇虽小,历史上却前后迎来7位美国总统造访,真是匪夷所思。他们分别是:尤利西斯·格兰特、安德鲁·约翰逊、拉瑟福德·海斯、威廉﹒麦金利、西奥多﹒罗斯福、亚伯拉罕﹒林肯和巴拉克﹒奥巴马。小马镇交通不是很便利,没有机场,离芝加哥开车4个小时,离圣路易斯开车3个小时,离《廊桥遗梦》拍摄地3个小时,离习大大两次造访的美国小镇马斯卡廷一个半小时。

小镇生活设施一应俱全,跟大城市没有区别。杜鹃声里斜阳暮,万里春田万里云。小马镇环境优美,安静祥和,可以真正体验到美国乡村生活的乐趣。比如,可以听鸟,可以种田,可以钓鱼,可以远足,可以高尔夫,可以写诗,成本低廉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当然,对华人来说还是有些不便,比如没有中国店,买不到“老干妈”,华人社区不成气候,周末找人打牌升级属于妄想,英语不好没法混,等等。如果你喜欢热闹喧嚣,对不起,这里真的是“好山好水好寂寞。”

说句题外话。感觉美国大学好几千所,大部分都设在小镇里。这实在是天才的设计!既避免了文化教育资源过于集中在几个大城市,缩小了地区发展差距。更重要的是,学子教授们在象牙塔里更容易出成果,心无旁骛啊。其实这样的传统古代中国也有。书院遍布全国,都建在风景秀丽的偏远之地,私塾和乡村士绅更是成为古代中国最基层的教育文化单位。可惜这些传统渐渐湮没无闻,就像吴宫花草埋入幽径,晋代衣冠变成古丘。

小马镇风光/By Yong Tang

小马镇风光/By Yong Tang

小马镇风光/By Yong Tang

小马镇风光/By Yong Tang

小马镇风光/By Yong Tang

小马镇风光/By Yong Tang

小马镇风光/By Yong Tang

小马镇风光/By Yong Tang

小马镇附近的天鹅湖/By Yong Tang

小马镇附近的天鹅湖/By Yong Tang

校报经常叫板校方

本人在西伊大执教4年,讲授新闻传播法,前不久被任命为艺术与传播学院(College of Fine Arts and Communication)新闻项目主任。该院实力雄厚,下辖广播与新闻系、传播系、交流科学与交流障碍系、艺术系、音乐学院、戏剧与舞蹈系、博物馆研究专业等。广播与新闻系的教授十几个,大都有丰富的新闻从业经验。广播电视新闻编辑制作实验室设备一流。学生在校办媒体(报纸、杂志、电台、电视台、网站)大显身手,新闻作品屡获大奖。

校报《西部信使报》是美国最杰出的大学校报之一。编辑记者全部由学生担任,学生主要来自与新闻传播有关的专业,也有很多外系的学生,比如现任总编就是学气象的。校报记者都享受学校的奖学金,文章发表了还可以领工资。编辑部小楼坐落在校园里,除了黄色大门,没有任何显眼的。编辑部显得拥挤杂乱,楼房也很陈旧,但它拥有的报道独立性简直让中国大报都汗颜。该报经常发表一些批评性调查报道和社论,让校方不爽,但也无可奈何。前不久该报学生总编因一篇负面报道被校方停职。由于几十名教授联名写信反对,全美几大新闻专业组织也伸出援手,希望校方重新考虑。考虑到负面影响,校方不得不改弦更张,学生总编很快复职。本人作为校报发行委员会的成员,目睹了“校报总编停职事件”的全过程。校报总编白白净净,看上去温文尔雅,戴副眼镜,据说是个工作狂。官复原职后,这位学生老总不仅不感谢校方,反而在校报刊发长文,指名道姓痛斥某副校长践踏新闻自由。此事件表明,新闻自由理念早已在西伊大校园深入人心。假如学生总编状告西伊大,谁胜谁负?我在新闻传播法课堂上搞了一次模拟法庭辩论。辩论的结果自然是西伊大败诉。

西伊大校园一角/By Yong Tang

西伊大校园一角/By Yong Tang

传媒大牛曾是校报记者

西伊大广播与新闻系的毕业生当中不乏新闻、广告和公关界的翘楚。有三个人必须提提:爱德曼国际公关集团高级副总裁Joseph Poulos、2011年度普利策奖获得者Mark Konkol和报业集团Lee Enterprises 执行副总裁Kevin Mowbray。Joseph Poulos两次受我系邀请来西伊大讲学,长着一张娃娃脸,年轻而又帅气。要知道,爱德曼可是全世界最大的公关公司。Mark Konkol满脸络腮胡子,显得老到,其实获奖时还不到40岁。他当时供职于《芝加哥太阳时报》,因一组芝加哥地区枪击案泛滥成灾的报道获得普利策最佳地区报道奖,获奖时还不到40岁。Kevin Mowbray身材高大,成熟稳重,以报业管理才能见长。当下美国报业哀鸿遍野,这位西伊大毕业生却领导Lee Enterprises走出困境,绝招是做好地方新闻。这点连投资大亨巴菲特也看在眼里,在人人抛售报业集团股票的今天毅然决然买入了大量Lee Enterprises的股票。上面提到的三位毕业生都是当年雄姿英发的校报记者。每次回访母校,他们都会打开那扇黄色小门,来到校报编辑部,重温那段光辉岁月。广播与新闻系的毕业生很多在全美各地主流电台电视台担任新闻和气象主播,比如美国广播公司电视节目主持人Susan Peters、FOX电视台气象主播Angela Hutti。四次荣获电视最高奖艾美奖的电视界大腕Jock Hedblade是西伊大上个世纪80年代的毕业生,拿的是大众传播专业本科文凭,制作的电视脱口秀节目Steve Harvey风靡全美,几部纪录片都很走红。西伊大广播与新闻系大楼内的走廊里挂满了这些毕业生光鲜照人的工作照。他们给母校带来了骄傲与荣耀。

西伊大校园 一角/By Yong Tang

西伊大校园 一角/By Yong Tang

给新闻记者发执照?

实际上,有不少西伊大毕业生在新闻界干得很出色,但在校时读的不是新闻专业。比如,《福布斯》杂志高级编辑、《华尔街日报》著名调查记者Mark Tatge,在西伊大学的是社会学。还有美联社著名战地记者Kenneth L. Dixon。此人在西伊大念的什么专业暂时不可考,反正不是广播,也不是新闻。Kenneth后来成为业界大牛,以报道二战闻名,曾25次参与报道盟军的空中作战行动,足迹遍及北非、欧洲和太平洋。

没学新闻,却成了著名新闻记者,这既让母校骄傲,也让传播学院的老师们多少有些尴尬。你听说谁没学医却成了医生、没学法律却成了律师吗?要当(好)记者,必须学新闻吗?这个问题实际上拷问着全美乃至全世界的新闻传播学院,涉及到新闻学院有没有必要存在的问题。医学院法学院之所以不需要面对类似的拷问,是因为认证制度。要当医生律师,必须考执照,而只有拿到医学院法学院的文凭才有考试资格。在美国,当记者没有这个门槛,不需要拿执照。为什么不能要求新闻记者像医生律师那样持证上岗呢?实际上,美国也有人鼓吹给新闻记者发执照,但此类声音不是主流。主流声音是:新闻是个特殊行业,如果政府介入,要求记者持证上岗,自然就给了官员莫大权力,对政府的监督自然就成了问题。让政府给记者发执照会损害新闻自由,那么新闻行业组织(比如美国职业新闻工作者协会)能否承担起给记者发证的重任呢? 当然,这些都是闲话,跟西伊大暂时没有直接关系了。

西伊大校园一角/By Yong Tang

西伊大校园一角/By Yong Tang

杰出校友名单不逊常青藤

如果说西伊大传播学院走出去的毕业生很多已成人中龙凤,其他学院也是人才辈出。毕业于非新闻传播专业的西伊大杰出校友分布在美国政治、经济、体育、教育、娱乐等各个领域,活跃在美国乃至世界各个角落。比如,美国最大铁路公司Amtrak董事会主席Thomas C. Carper,著名作家、好莱坞著名演员、“2015最性感男星” Michael Boatman,美国民权运动领袖 C. T. Vivian,三大汽车集团之一的克莱斯勒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Robert Nardelli,世界最大的工程机械和矿山设备生产厂家卡特彼勒公司副总裁Stephen P. Larson,英特尔公司执行副总裁Thomas M. Kilroy,美国最有名的育儿专家John Rosemond,韩国光州大学校长Hyuk-Jong Kim(金革钟)。金革钟1987年毕业于西伊大,获教育学硕士学位。前不久他专程来美,在小马镇参加了2015西伊大春季毕业典礼,并从校长手中接过西伊大授予的荣誉博士学位证书,算是最牛的海外校友了。伊利诺伊以及密苏里州的众多国会议员也毕业于西伊大。新墨西哥州参议员Cynthia Nava也是西伊大人。就连美国最高层的政治圈里也有西伊大毕业生的身影。比如美国国会议员Tim Walberg,再比如美国共和党著名的竞选顾问Mary Matalin,曾任老布什总统的竞选总干事、小布什总统和副总统切尼的重要助手、CNN政治访谈节目“交锋(Crossfire)”的主持人。持有西伊大文凭的美国体育界明星更是不计其数,比如美国橄榄球明星Frank WintersMike WagnerAaron Stecker,美国职业棒球联盟总经理、教练 Gene Lamont、美国职业足球联盟首位日本籍球星木村光佑、“世界最健美先生” Joe Decker等。

稍稍整理一下,发现西伊大竟然出了这么多高大上的毕业生,真让人有些惊讶。这份杰出校友名单放在哪里都拿得出手。这似乎再次说明,不上哈佛耶鲁等常青藤名校,照样可以成功,甚至可能更成功。写到这里,想起国人的常青藤情结,为了让孩子“爬藤,”家长不惜付出一切代价。最近读到好几篇文章,都是抨击常青藤教育的。2014年7月,美国著名杂志《新共和》刊登一位前耶鲁大学教授的长文,引起轰动。文章把美国顶尖高校批判得体无完肤。文章的观点是:常青藤名校毕业的学生普遍重虚名轻实际,虚伪自负、害怕失败、不敢创新,其他非常青藤的顶尖名校也有类似问题。文章的主标题直截了当:“不要送你的孩子去常青藤!”(Don’t Send Your Kid to the Ivy League)。副标题更是不留情面:“这个国家的顶尖高校正把我们的孩子变成僵尸。”(The nation’s top colleges are turning our kids into zombies)。观点有偏激之处,但也不是全无道理。美国人对自己的高校尚有如此反思,国人实在应该走出常青藤的迷思。

 西伊大校园一角/By Yong Tang

西伊大校园一角/By Yong Tang

高水平的本科教育

本人在西伊大执教4年,个人认为该校的独特优势在于高水平的本科教育。哈佛、耶鲁、伯克利这样的私立公立研究型大学科研实力强大,研究生教育水平高,但它们重研究轻教学,早已是公开的秘密。教授普遍面临很重的科研任务,很难把心思放在学生身上。更要命的是,研究型大学而普遍采用大班授课,几百学生在一起上课是常有的事,博士生给本科生上课也是司空见惯。本人在宾州州立大学读博期间,,曾担任过研究生助教,教过两三百人的大课,从讲台上望下去黑压压一大片。这样的大课。其教学效果如何可想而知。一位哈佛学生就曾在《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杂志发文,表达他对这种大课教学的愤怒。相比之下,西伊大以教学为主研究为辅,教授的科研压力相对要小,有更多时间精力投入教学。而且西伊大很少有上百人的大课。本人执教4年,从来没有一门课超过20个学生。很显然,小班上课更有利于师生互动和学生参与。西伊大还有很多其他措施保证本科生教学的质量,比如它的First-Year-Experience Program确保学生从高中顺利过渡到大学的学习, 确保93%的课程都由全职教授来教,学生在4年里必须完成通识教育的学分才能毕业,大一新生必须住校等等。

西伊大校园一角/By Yong Tang

西伊大校园一角/By Yong Tang

西伊大性价比高

西伊大的第二大优势就是它的性价比高。州内学费加生活费2万美金可以搞定,州外和国际学费加生活费3万美金可以搞定。哈佛等顶尖私立高校每年的学费加生活费大概在7万美元。跟常青藤比,西伊大是不是太便宜了?我常常跟我的学生开玩笑:“你付的是西伊大的学费,得到的可是常青藤 的教育!”西伊大还推出了费用锁定计划,一旦入校,4年内费用不上涨一分钱。伊西伊大的将雪景也很丰厚。最近学校推出Western Commitment Scholarships ,高中成绩优异的中国学生也可以申请,一旦获奖,学校将资助8000到4万美元不等。

西伊大校园 一角/By Yong Tang

西伊大校园 一角/By Yong Tang

校园环境优美

第三大优势是校园所在地环境优美。本人在华盛顿当常驻记者时去过很多美国大学,也就康奈尔和Virginia Tech的校园给我印象深刻,其他校园横平竖直居多,看多了也就腻了。西伊大的校园景观设计,一反西洋美学,颇得中国园林的真趣,无论是曲径通幽,还是淡妆浓抹,一切都那么相宜。走出校园,小马镇也美得让人心醉。小马镇位于美国“大粮仓”的中心地带。这里远离城市喧嚣,可以尽享田园生活。这里的天空格外高远,空气格外清新,河水格外清澈,鸟鸣格外悦耳,人民格外朴实,别说国内难找,美国的大城市也没有。著名作家刘瑜曾经在一篇文章中这样描述美国郊区的祥和与美好:“前几天,站在美国康州的一个郊区,某一个瞬间,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眼前呈现的,就是历史的终结。我看到的景象其实很简单。延绵不绝的草坪,随着大地的弧度起伏,路边有一些槐树,树干挺拔,树冠盛开,站在春天的阳光下,绿意盎然,标致得简直就是树中的西施。在草坪和绿树的掩映下,露出一栋栋独立的小楼,如果仔细看,楼门口一般都有一块草坪,草坪周围,是一道道低矮的栅栏,白色的,或者原木色的,精致,平和,一点不象防范外人的样子,似乎建造它,只是为了让院子里的樱花桃花梨花有一种“探”出来的效果。这样的祥和美好,简直令人心碎。”实际上,刘瑜写的是康涅狄格州的郊区。美国中西部的小镇风情,由于更接近农耕文明,更容易让人产生历史的终结感。

西伊大的标志性建筑Sherman Hall/By Yong Tang

西伊大的标志性建筑Sherman Hall/By Yong Tang

学生国际化程度适中

第四大优势是学生的国际化程度适中。目前有来自全世界57个国家的大约500多名国际学生在西伊大就读,留学生数量最多的国家有沙特、印度、巴西、中国、尼日利亚、韩国等。西伊大计划在2019年之前将国际学生的数量增加到1000人,届时国际学生将占到学生总数的10%。看得出来,这个比例即使实现了也不算高。校方之所以对扩招国际学生积极又谨慎,可能是出于多方面的考虑。近年来,一些美国大学,甚至包括顶尖名校,疯狂扩招国际生,可以说国际化搞过了头。据网友爆料,哥伦比亚大学统计系整个被中国学生“接管”,2015年硕士毕业班里200多学生,超过80%来自中国。像这样的系,估计学生都不用讲英文了。在西伊大,外国学生不用国际化过度的问题。他们既可以体验真正的美国留学生活,同时也不失多元文化的氛围。这个积极又谨慎的国际生扩招政策能保持多久?我不知道。亲们,如果有孩子要留学,赶紧来吧。来晚了,我们变成哥大统计系也难说。

西伊大 校园一角/BY Yong Tang

西伊大 校园一角/BY Yong Tang

教授队伍国际化氛围也很浓

第五大优势:教授队伍也很国际化。以传播学院为例。美国顶尖新闻学院比较保守,教授不够多元。比如,哥大新闻学院网站显示,它的全职兼职教授加起来100多人,几乎全是白人,有外国背景和血统的寥寥无几。管理层更不用说了。这样的教授组成教出来的新闻记者,能否用更加全球化国际化的思维和视野看世界,很值得怀疑。相比之下,西伊大传播学院国际化多元化程度高得多。以本人所在的新闻项目为例。我们刚刚招聘了一位公关教授,在韩国受的本科教育。西伊大新闻项目的创始人Jai Lee博士也来自韩国,曾任韩国前总统朴正熙的新闻秘书和韩国某大报驻巴黎首席记者,后赴美国拿到博士学位,来西伊大创办了新闻项目。刚刚退休的新闻项目主任穆罕默德(Mohammad Siddiqi)博士,出生于印度,在印度接受的本科教育。刚刚接任新闻项目主任的也是地道的中国人,曾长期在中国第一大报《人民日报》供职,担任该报驻华盛顿记者。默罕默德的退休告别仪式上,我念了印度诗人泰戈尔和中国唐朝诗人王维的告别诗各一首。王维的那首诗是《渭城曲》:“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The morning rain in Wei Town moistens light dust; The inn looks green amid willow trees fresh. I beg you to take one more cup of wine, For West of Yang Pass, no old friends seen)(不是我译的)当时喝的是红酒,大家纷纷跟老主任碰杯,所以那句“劝君更尽一杯酒”显得特别应景。看得出来,老主任很喜欢我念的诗,满眼放光,很激动。他让我用中英文再朗诵一遍,用手机录了下来。当时的我好想按中国古人传统摘一支柳条送给他。后来我把那首唐诗附上全家的签名作为礼物送给他。这是何等的国际化情调,恐怕哈佛东亚系教授的退休告别晚宴也未必如此吧?(全文完)

小马镇风光/By Yong Tang

小马镇风光/By Yong Tang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